0371-6777 2727

巨好看的宫斗小说《嫡女心计》VS《六宫盛宠庶女

更新时间:2019-07-28

  简介:若说原本的楚云汐和颍川王之间,似乎也没什么特别的交情,以前都不曾单独见面过,见的第一次也就是昨日沈府大门口那面儿。若说颍川王对自己一见钟情,楚云汐是万万不相信的。不知哪里出了问题?虽然楚云汐长的的确风华绝代,都传楚家的千金是京城里的第一美人,又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可谓是仙女下凡。但黎牧是个王爷,是当今陛下的亲叔叔,什么样的美人没有见过?况且颍川王也并不是一个见色起意,注重颜色的人。楚云汐再一想,或许颍川王是看上了楚家的势力。颍川王手握重兵,又是皇上的长辈,虽然年纪轻轻,不过在朝中所占的分量可不小。内容:楚云汐闻到香气,肚子里一阵叽里咕噜的,就坐起了身来道:早上要吃什么?这般香?蔓荷笑眯眯的,声音非常欢快,又故作神秘的道:小姐您看,这是刚送来的,还热乎着呢。楚云汐一听问:刚送来的?谁送来的?蔓荷似乎就等着楚云汐问呢,迫不及待的说:是颍川王亲自送来的,说是送给小姐尝尝鲜。王爷又来了?楚云汐有些惊讶。可不是。蔓荷点头说:王爷一大早就来了,专门给小姐送了热乎乎的点心。不过这会儿已经走了,说老爷夫人还没回来,小姐定然不方便出来相见,所以也不想为难小姐,就先离开了。还说了,要是小姐喜欢吃,就着人到王府去带个话,明天还给小姐送来。简介:谢琅华神色一暗,眼底飞过的闪过一抹恨意。既然谢瑶华愿意演,如今也不是撕破脸的时候,那她就陪着她一起演下去好了。谢恒见她们进来,索性把脸侧了过去,不愿看谢瑶华一眼,这件事分明就是她故意陷害阿姐的,他虽然小,但不傻,他的阿姐虽然张扬了些,出言又极不客气,可断然不是心思歹毒之人。妹妹,你身子可好了?这般出来可有碍吗?谢琅华一脸担忧的看着谢瑶华,一副姐妹和睦的模样。姐姐,不用担心我,倒是姐姐怎么做出那样的傻事,可把妹妹给吓死了。谢瑶华几步走到谢琅华榻前,说着便红了眼眶,她眼中噙着泪,脸上满是真诚,一点也看不出别的心思。内容:上一世这个时候,母亲日渐消瘦下去,身子是一日不如一日,不久便发生了那件事,母亲声名尽失,被世人所唾弃,离开定远侯府后,只拖了十几日便离世了。能在母亲药食中下药的必是亲近之人,贴身服侍母亲的有白妈妈,她是母亲的乳母,还有钱妈妈,是替母亲管理嫁妆的,再有就是秋燕了,她们皆是在萧家就跟着母亲的,可母亲病了这么些年,从三年前开始便由着赵氏主持中馈,她们之中定然有人被赵氏给收买了,亦或者她们早已都是赵氏的人了也未可知。可恨她知道衷心的就唯有春桃一人,如今面临的困局就是无人可用,外祖母,外祖父早已去了,母亲就只剩下一个兄长萧陌之父萧成,长嫂吕氏,她嫁过去数载,对吕氏的为人再清楚不过了。简介:皇后带着五人,得嬷嬷禀告进了殿内。太后刚用过早膳,见皇后进来便招呼她到跟前。皇后往那边一看,居然瞧见了在一旁喝茶的皇上,心中诧异。臣妾给皇上请安,给太后请安。皇后刚行礼就被太后身边的尤嬷嬷搀扶起来。行了,哀家面前不兴这套。这就是那几位姑娘?上前来让哀家瞧瞧。五人又跪下行礼,太后看了眼就点点头挥手让她们起来,才跟祁帝说道:皇上,就是这几位?怎么只封了才人?母后不都知道了还来问朕?祁帝正在喝茶,闻言眼都不抬啪地盖上茶盏:嫌位分低,四妃之位还缺三呢,朕先晋几个?皇上切莫胡言!太后当场变了脸色,这不存属胡闹么!先帝有五子,长得最好的是如今的祁帝,最难伺候的也是这位爷。如今他那双狭长的丹凤眼漫不经心地扫过太后,帝王的威仪不容人置疑:太后如今越发喜欢为难儿臣了。简介:江太后面容沉稳地转动了手里的一颗佛珠,江凝雪戒备地看了沈沉瑜一眼,神智绷紧,周身的寒意瞬间驱散。夸她?什么意思?她的进宫已成定局,可不是她的恩赐!肢体比思想要快一步,江凝雪面颊浮起一团娇羞,朝着沈沉瑜微微行了一礼:皇后娘娘谬赞。娘娘天姿丽色,和慧仁善,臣女仰慕娘娘已久,日后若能侍奉娘娘跟前,当是臣女的福分。江太后赞许一笑,精明的双眼眯起一条缝:容不得哀家舍或不舍得,凝雪这次都已在选秀名册上。按规矩她本该与其他秀女一样在家中待选,可哀家向来由她服侍惯了,便做主让她下月从坤寿宫直接入储秀宫遴选,皇后可有异议?内容:慕容瑾换下累赘的龙袍,金缕加身后再没了遥不可及的渴望,平常得与其他名贵的布料一样,只是能穿者仅他一人尔。伸手,龙涎香盈灌全身,低沉如山的声音在帝殿响起:娘娘心情如何?福顺轻车驾熟地伺候帝王更衣,如实禀告:早起用了膳,还去坤寿宫给太后请了安,应该是不错。慕容瑾若有所思地挑眉,黑色常服上的龙爪纹为俊美的五官平添了一丝凌厉:摆驾凤藻宫,朕去看看。沈沉瑜斜躺在殿内宽大的软椅上,懒散的性情因为焖躁的心情更加懒散。玉弦静静地伏在琴案细细捻弹,不输于世家闺秀的技。香港本港台现场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