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71-6777 2727

《山沟皇帝》榜上无名《帝国吃相》只是第三5本

更新时间:2019-06-25

  内容:这句话来形容此时的扬州城倒是再合适不过,自从月前那瓜洲镇被明军占领之后,这近在咫尺的扬州城便是城门紧闭,唯恐明军打进扬州。不过让他们松下口气的是,那驻于瓜洲的明军眼中,根本就没有扬州。尽管其间数次曾有传闻说明军近城,可最后不过也就是虚惊一场。时间一长,人总是会松懈,原本终日于城上巡视的守城清军,慢慢的懈怠下来,时间一长那些临时征募的民壮,也许他们在晚上轮流回家过夜。甚至那临近运何的利津门,每天也开上一两时辰,以便粮食运入城中,当然更重要的是,即便是战事临头,盐商们总还要做生意,江南的百姓总还是要吃盐的。虽说这利津门外的码头,不似过去那般热闹,可一艘艘盐船,却仍然源源不断将盐从盐场运出经由扬州,运往江南各地。 和往日一样,在发出数千石淮盐之后,在得到掌柜的信后,郑侠如便和往一样,来到了两淮盐运使司,两淮盐运使司与巡盐御史衙门,一个在东,一个在西,其间只隔一条小秦淮河。虽说两个看似都是管盐的衙门,可相比于前者的肥差,后者却只是一个清水衙门——只能监督运输,而没有太多的实权。相比之下,盐运使却具体掌管食盐运销、征课、钱粮支兑拨解以及各地私盐案件、缉私考核等实权,也正因如此,他们才是扬州盐商巴结、奉诚的对象。 前脚不过刚进衙门,便有衙门的差役在郑侠如身边轻声提醒道。 “郑老爷,今个大老爷似乎有些心魂不定,您老一会过去的时候,可得小心些!” 那差役的提醒让郑侠如笑道。 “多谢李老弟提醒!” 说话的功夫,他便摸出一块银元宝塞时这人的手中。差役拿手一掂,脸上的笑容更是灿烂起来。内容:由于预有准备,赵率教一马当先,急行三昼夜,亲率精骑四千赶到了遵化城外。此时后金军没赶到呢! 一般地,城还在我手里,当进城歇息军队,让敌人打城,我军以逸待劳之后,再出奇兵胜之。 然而赵率教在城下叫门时,巡抚王元雅、蓟镇总兵朱国彦以城门已经堵塞为由,竟然不允赵率教进城! 正迟疑间,后金军出现了! 急促的马蹄声如闷雷一般敲打着赵率教的耳膜,他取出台湾颜常武送来的望远镜看过去,不远处数个黑影骑在马上,在道路旁边的野地来回奔驰,不停的朝这边发出劲箭,他们尘土漫天,越逼越近。 这是敌人的斥侯! 混帐东西,敢在劳资面前显摆! 赵率教的骑兵一出,后金斥侯即撤。 马蹄声隐约传来,由远渐近,越来越响,轰轰隆隆如同闷雷滚过天空,大地震颤, 远远的一大队清军骑兵字地平线上露出身形,策马狂奔如风雷急电,瞬间如潮水一般踏了过来,端得是天下强军。 但赵率教夷然不惧,下令千军下马,后面骑兵则作好冲锋的准备。内容:“你们看我上次说的没错把,小旭就是天上的神仙下凡来帮我们的,连县令大人都要求着他去帮忙治疗暑疫!”一个村民兴奋的大声说。“是啊,是啊,如果这次不是小旭,不说二蛋他们可能会生病,那两千多民夫都可能要病死啊!”许多人都跟着一起点头感慨。 陈旭只能苦笑着摇头,等村民们讨论的声音小了许多之后这才说:“因为暑疫的事情,最近整个南阳郡都会收购大量的药材,因此我这次回来,就是告诉大家趁着夏秋时节没事就到山上挖一些回来,清理晒干之后搜集到一起拿到镇上卖掉,还能挣点儿钱补贴家用,药材也还是那些,甘草、黄姜、黄芩、板蓝根、芨芨菜、黄连等,明天我会教大家怎么收晒处理,如果遇到野葛山药也可以挖一些回来,这些既是食物也是药材……” “小旭,我前天在山上寻找茶树的时候看到山彘拱出来一大坨黑皮白肉的东西,闻着还有一股香味,我也不知道是甚子,没敢吃但也没舍得丢,猜想等你回来可能认得!”一个村民站起来说。 “那还站着干甚,赶紧去拿过来啊!”马大伯眼睛一瞪说。 “欸,好好,我这就去拿来!”这个村民赶紧撒腿往家里跑去,很快便气喘吁吁的跑回来,把一个藤筐放在陈旭面前。 “咦,茯苓!”陈旭一眼就认出来这个东西。 “什么?”虞无涯正守在陈姜氏旁边看她煮面,闻言惊呼一声飞奔过来,看着藤筐中的一大坨黑乎乎的东西,激动的脸色都变了,声音颤抖的说:“果然是茯苓,此乃仙药,是仙家炼丹必备之物也!” 虞无涯这样一说,四周的村民顿时哗然而起,都挤过来看。 陈旭哭笑不得,茯苓这种东西在中国古代被传的神乎其神,传言是神仙吃的食物,久食可以轻身长寿,《本草纲目》中被列为八珍之一,是和人参、何首乌、灵芝同一个级别的珍贵药材,已经属于吸收了天地精华拥有延年益寿功效的仙草一类。内容:李奇这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让马桥惊呆了,微微张嘴,睁着眼睛望着李奇。他虽然一直都自诩高手,但是高手在现实社会中,和杀人可是挂不上钩的,更何况是把人剁碎了,这简直太难为人了。那汉子才刚刚醒来,神都还没有回过来,就被吓的差点又晕了过去,脑里是一片空白。 就连一旁的酒保也全都呆住了,时间仿佛从李奇说出这句话后,一下子静止了。 最先反应过来的还是马桥,扯动了下嘴角,郁闷道:“李师傅,不好意思,我连菜刀也不会握,你要我剁人,这我办不到呀,要不你换个人。” 李奇没好气的瞧了他一眼,不耐烦道:“我又没让你剁,你拉到厨房去,自然会有人处理,哦,你待会告sù里面的厨师,记住要先用热水烫一遍,然后把肚子破开,把里面的内脏挖出来,再用刀剁碎。” 哇,想不到这李师傅竟然这么恶毒。 马桥强忍着恶心,挥着手道:“求你别说了,我现在就把他拖进去。”说着就把手向那人伸过去。 当马桥的手刚刚触碰的那人的头发时,那人忽然猛的一颤,身子向后一缩,嘴上惊惧的吼道:“你们,你们想干什么?” 还知道说话,我还当你是哑巴了。 李奇嘴角微微露出一丝狡诈的笑意。 “你这厮别动行不。” 马桥懒得和他废话,他只想早点解决这恶心的事,一脚揣在那汉子的肚子上,虽然这一脚,他只有了五成力气,但还是把那人给踹了个七荤八素的,闷哼一声,倒在地上,双手捂住肚子,那张棱角分明的脸庞,已经扭曲的不成样子了。内容:隔日,魏王和浩浩荡荡的船队离开了青州码头。萧铭有些羡慕地望着魏王的船队,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青州城也能有这样一只雄壮的船队。 在青州的造船坊中他的盖伦船还在紧张施工中,只希望年底的时候真的如张梁所言能够得到三艘盖伦战船。 到时候再把火炮安置在盖伦船上,在这个风帆战舰的时代,他等于也迈入了大海一步。 不过想到火炮,他顿时又头大起来,这战场上需要的火炮数量同样不少,又是一笔沉重的负担,如此看来,这训练一只强大的海军还真的是需要往里面不断砸钱呀。 送了魏王,萧铭直接去了器械司。 此时陈琦正带着匠人在铸造铁模,脑子里的科技库满是火炮的铸造方法。 萧铭自然不会去走前人走过的弯路,他这次采用的铸炮方法正是铁模铸炮法,这种铁模铸造的办法其实古已有之。 但是被采用拿来铸造火炮却是到了清朝。 这种方法其实没有什么技术难度,唯有现在的匠人根本无法想到这个办法。 所有有时候难得不是技术,而是发现技术。 现在萧铭将完整的铁模铸炮技术教给了陈琦等人,对这些熟练的匠人来说,摸索一下进行尝试,这铁模铸炮法掌握也只是时间问题。 “殿下,现在我们正在制造泥炮胚。”陈琦看见萧铭过来,立马走了过来。 这次铸造火炮的事情让他几天几夜都没睡好,日夜思索萧铭教给他的办法。 而火炮这种萧铭口中的武器更是让他兴奋莫名,如萧铭所说,如果火炮筑造出来,他陈琦足以名留青史了。各位小伙伴们这几本小说就介绍到这里了,大家有什么想看的或者是有什么想说的话可以在下方留言评论,喜欢小编的可以点一下关注,香港现场直播开码。点关。